欢迎访问中共怒江州委统战部门户网!

设为首页 | 
加入收藏

独龙族:太古之民千年一跃

日期:2019-09-28 10:09:00  浏览:0  来源:怒江统战部 作者:怒江统战部



4月24日,独龙江中心学校的学生们正在为五四青年节做准备江文耀摄/本刊


在河谷地带繁衍生息的神秘民族,实现了“整族脱贫”,告别了与世隔绝

以前,一起种地、打猎,现在,有了本族的教师、医生、干部、军官和学者

在史籍文献中,独龙族是以“宛然太古之民”的形象被记载的。

清代乾隆年间编纂的《皇清职贡图》中,对独龙族有一段描述,称“其居处结草为庐,或以树皮覆之。男子披发,着麻布短衣裤,跣足。妇女缀铜环,衣亦麻布……更有居山岩中者,衣木叶,茹毛饮血,宛然太古之民。”

今天的独龙族博物馆里,陈列着拍摄于1923年、后向世界公布的第一张独龙族照片。照片中的男子披发、赤脚,身上裹着两块麻布,腰上挂着一把砍刀,形象与史书所称的“太古之民”相去不远。

70年,在人类历史长河中不过弹指一瞬。但对独龙族同胞来说,新中国成立以来的70年,他们仿佛进入了时空穿梭隧道,告别苦难,迎来阳光;告别封闭,走向开放;告别原始落后,奔向现代文明。今年4月,独龙族宣告整族脱贫,实现“千年一跃”。

极边之地 人文秘境

中国的西南角,云南的西北端,有一条江叫“独龙江”。

海拔5000多米的高黎贡山、海拔4000多米的担当力卡山并肩耸立。两山夹峙下,独龙江奔腾向南,形成垂直落差两三千米的独龙江大峡谷。乡以江得名,即独龙江乡,隶属于怒江傈僳族自治州贡山县。

地处中缅边境、滇藏交界的独龙江乡,是中国“极边之地”。即使在今天比较发达的交通条件下,开车从昆明到独龙江乡,也要两到三天。

这里属于横断山脉和“三江并流”地区。几千万年前,印度板块与欧亚板块大碰撞,引发横断山脉急剧挤压、隆升、切割。在滇西北的怒江、迪庆和丽江,出现了担当力卡山、高黎贡山、怒山和云岭等山脉并排高耸的格局。

发源于青藏高原的金沙江、澜沧江和怒江,在这一带高山峡谷之间并行奔流170多公里而不交汇,造就了举世罕见的“三江并流”奇观。2003年,“三江并流”就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《世界遗产名录》。

“与‘三江’并流而不交汇的,还有独龙江。”独龙江乡乡长孔玉才说。独龙族就在独龙江河谷地带繁衍生息。由于长期与世隔绝,独龙江乡和独龙族并不广为人知,带有几分神秘色彩,可谓人文秘境。

虽为极边之地,独龙江乡地域很早就纳入了中国版图。据国家民委组织编写的《独龙族简史》记载,贡山,两汉时期属越嶲郡边檄地,唐宋两代分别归南诏国、大理国管辖。1956年10月1日,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县成立。

孔玉才介绍,独龙族是一个历史悠久的民族,有语言而无文字。目前总人口为7000人左右,主要聚居在独龙江乡。

独龙族还是一个跨境民族,在缅甸北部亦有分布,据估计有数万人。他们的语言、传说、体型特征、生活习俗等与我国独龙族基本相同。如今,中缅边境的独龙族依旧交流往来密切,和平友好共处。

现代文明飞进独龙江

艰难苦涩的生活,千百年来陪伴着独龙族。

43岁的巴坡村村委会主任王世荣,曾过着刀耕火种的日子。“饿是饿不死,吃是吃不饱。”他说,独龙江两岸高山密林中,能吃的东西非常多。但即将成熟的苞谷,黑熊、猴子、松鼠等动物轮番来吃,留给人类的就没多少了,收的粮食最多够吃半年。

从2010年起,在党中央关心和国家部委支持下,云南省开展“整乡推进、整族帮扶”工作,实施基础设施、安居工程等六大工程,推动独龙族跨越式发展。五年帮扶完成后,继而实施精准扶贫,巩固提升帮扶成果。

今年4月,独龙族宣告实现“整族脱贫”。

曾经与世隔绝的独龙江乡,如今有了现代公路,多数家庭有了汽车。“以前封山期,山里生活困难,物资短缺、物价奇高,一斤土豆外面卖五毛钱,山里卖五块钱。”独龙江乡边境派出所所长李小军说。2014年,穿越高黎贡山的独龙江公路隧道贯通,当地彻底告别因大雪封山而与世隔绝的历史。

以前,独龙族种地一起种,打猎一起打,私有观念淡薄,平均主义意识浓厚。现在,独龙族有了本族的教师、医生、干部、军官、商人、农艺师、民族学者等各行各业的杰出人才。

电商,这种外界习以为常的事物,在独龙江也渐成潮流。来自丽江的子世应瞅准其中的商机,2017年在独龙江开起了快递代办点,代理6家快递公司业务。“快递越来越多,现在每个月能收2400多件。”他说。

5G通信也飞进了独龙江。不久前,独龙江乡开通5G试验基站,成为云南第一个开通5G的乡镇。中国移动怒江分公司总经理杨四红表示:“我们希望运用先进的信息技术,消除‘数字鸿沟’,更好地助推独龙族发展。”

满目青山变成“绿色银行”

置身独龙江乡,处处都是绿水青山。

这里森林覆盖率高达93%。恐龙时代的孑遗物种、国家一级保护植物桫椤,在这里随处可见。河谷两岸的原始森林中,生物多样性极为丰富,包括大量国家重点保护动物、植物和当地特有物种。独龙江水常年清澈透明、宛如碧玉。

“像珍惜生命一样珍惜生态环境,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生态环境,这个理念在独龙江乡深入人心。”独龙族“老县长”高德荣说。随着独龙江乡迈上发展快车道,当地生态环境没有被破坏,而是变得更好了。

独龙江乡党委书记余金成说,保护好生态环境的同时,在党和政府大力扶持帮助下,独龙族人民利用山地优势发展草果、重楼、蜜蜂等产业,让满目青山变成“绿色银行”,走出了一条绿色脱贫之路。

草果是独龙江乡最大的产业。这种作物种植在林下,产品可以用作药材和调味香料。目前,独龙江乡种植草果达6.8万亩,人均接近16亩,其中一半左右已经挂果。2018年,草果给独龙江乡群众带来人均收入1800余元。

龙元村村民和晓永是一名“致富能手”。他家种了60亩草果、3亩多重楼和1亩羊肚菌,养了5头独龙牛、5头猪和50只独龙鸡,投放了20个招引蜜蜂的蜂桶。他还有一辆面包车、一辆小卡车用来跑运输,媳妇在家打理小卖部和农家乐。当地能挣钱的活计,他家几乎都在干,日子越过越红火。

旅游是独龙江乡的潜力产业。因公路升级和景区建设而暂停开放两年后,独龙江乡今年10月1日将重新开放接待游客。这被当地寄予厚望,很多人跃跃欲试,正在抓紧建盖客栈、农家乐等接待设施。

“从长远来说,独龙江乡要走一条自然生态与独龙文化融为一体的旅游发展之路。”余金成说。

党政机关

主办单位│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统战部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CopyRight © 2019 tzb.nujiang.cn All Right Reserved.  
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通信地址┃云南省怒江州州级行政中心B329室 〔673100〕      联系电话┃0886-3888902
    滇公网安备 53332102000126号      ICP备案号:滇ICP备10003815号-1